每日新生

重度拖延症以及“前(不)辈(靠谱)”

《Maps》chapter.10 why

Chapter.10 why  

  “Hey,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Grey有些局促而机械的转了转脖子。

 

  然而葬仪屋依然用刘海之下的眼睛盯着Grey,冷静而沉着的眼神,像个久经沙场的指挥官。

 

  “Oh……也许我该叫你sir?”

 

  忽然葬仪屋转开视线,被前方的什么吸引了。他轻轻地握住架在一旁的船桨,试图提前将船靠岸。

 

  “要留一条后路,如果小生与你回不去,没人回得去。”葬仪屋说,他将船桨尽量深得探下水底,希望碰到什么支撑物能更快靠近岸边。水流的速度有些快,他们小小的船不可抑制地向前。

 

  “很高兴你认识到了该认识的。”Grey耸了耸肩膀放松自己,庆幸总算摆脱了那眼神。如果再这么看下去,也许她会对着葬仪屋的鼻子来上那么一券。也许是眼睛,可是眼睛太漂亮了。

 

  河流本身就窄,他们在触到水底的石块之后很快的停靠在了岸边。葬仪屋费力地将船头卡在两块锋利的岩石之间,以保证水流不会冲走这条后路。船桨则被放在一旁的缝隙中。岸上的岩石都是黑色的,就像烧焦的木头,上面粗糙的纹路显得并不真实,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材料。鞋子踏在上面,岩石似乎会有一些下陷。尽管那非常轻微,仍让人感觉虚心。

 

  Grey从腰侧抽出一把匕首,上面的纹路凭借微弱的光线,还是努力发出了不输于火焰的光芒,随即隐匿在黑暗中。他们小心翼翼地前行,Grey用匕首挖下一块黑色的石头仔细看了看,“不舒服的味道”,她这样形容到。

 

  黑暗总给人没有尽头的感觉,然而适应了黑暗的人就会知道,那不过是黑暗的障眼法。

 

  Grey忽然将手拦在了葬仪屋前面,匕首尖锐的光芒划过,他们听到刺耳的吱吱声。

 

  Grey再一个箭步上前,检查引起她注意的目标。“只是一只老鼠,”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匕首上的血液,“这里竟然还会有别的活物。”

 

  葬仪屋诡异的笑了笑,重重的拍了拍Grey的肩膀,“少说话了,小生可不能保证你之后能安全。”

 

  Grey也不再说话,一路上沉默地行走。很快,面前的地平线上出现了阴影轮廓,目标抵达了。Grey握紧了手上的匕首,紧贴葬仪屋身侧而行。葬仪屋的手在黑色的长袍内,也暗暗握紧了卒塔婆。

 

  Grey这时候却想说说话了,她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葬仪屋。目的性极强,冷静,显得睿智,难以捉摸,陌生,令人怀疑真正的葬仪屋是哪一个。也许说几句笑话可以缓解一下,和往常的葬仪屋一起作战,能让她有一种神奇的归属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好像一台冷冰冰的机器。

 

  “小生知道你在想什么。”寂静之中葬仪屋的话似乎有回声,Grey紧了紧手。

 

  “你在和他说话,还是我?”

 

  “当然是你,”葬仪屋抬起手压低了帽檐,一会又补充道,“Grey。”

 

  “OK,”Grey点了点头,“那很好,我是说,嗯,心有灵犀?”

 

  Grey努力地将注意力转移到地平线,那个黑色的阴影越来越接近。光线微弱,Grey挤了挤眼睛想要看得清晰些。然而当Grey再次睁眼,阴影已经出现在了面前。

 

  “天哪——”Grey将匕首靠在了自己胸前,她平复着紧张的呼吸。

 

  “虚惊一场,不过是石头的影子。”

 

  Grey为自己的紧张而有些不好意思,葬仪屋显然在她之前发现了真相,怪不得他会去压低帽檐,否则他的手一定是在武器上的。葬仪屋嘻嘻地诡笑,“这可不算很好的笑话——唔——”

 

  “我还是希望,劣质的笑话也是有必要的。”Grey再次深呼吸,将匕首重新放回腰间,“这样下去浪费体力,我们在原地等候,等待天亮。虽然我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天亮。”

 

  Grey笑着看向葬仪屋,想要得到意见。葬仪屋正搬动一块小小的石头,之后坐在了一边。行动挺快,Grey这么想,歪了歪脖子,走向葬仪屋。尽管地面的触感依旧陌生,但是Grey走得很沉稳,或者说是因为既不快也不慢的节奏让她看上去并不颠簸。

 

  三步,两步,一步。

 

  Grey迅速地抽出匕首,一刹那光芒点亮了Grey和葬仪屋的脸,Grey的脸有些狰狞。

 

  匕首毫不留情地砍了下去。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