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生

重度拖延症以及“前(不)辈(靠谱)”

《One Week》

One Week 一周

1.
她碧绿色的大眼睛专注地看着从甲板延伸出去,仿佛没有尽头的大海,眼睛里倒映出粼粼的波光。星星繁密地聚在一起,汇成一道白色的光带,似乎随着海水涌动而一同摇晃。

海风吹拂她的发,那温柔的海风。

夜晚的甲板只有寥寥几位乘客,穿着正规且干净的水手服的水手们来来回回地踱步。

风忽然变得暴躁了些,海面上漂浮的白色丝绸被轻易地撕碎,星星的倒影也被裹挟在其中。她的衣服被吹得紧紧地贴在身上,海风钻进她的袖口与领子,让她发抖。她用发带束起的美丽长发,也被急促的风带动。

她紧了紧衣襟,仍然有些不想离开。她独自一人乘船,沿着她生长的国土曲折的海岸线,去为邻的一座岛国,去见她分离已久的爱人。

她几乎问遍了船上的水手,只能得知航程的时间大概是一周。夜色黯淡,遮掩了她脸上隐约的皱纹。她压抑住内心那百味杂陈的情感,耐心地等待,噢,希望只需一周。

2.

那是一个并不俊美的男人,有些瘦削,但棕色的头发柔顺且整齐,码头边徐徐的风并没有将它吹乱。他的手扶在码头边的木桩上,眼睛眺望着尽头那被迷雾包围的灯光。

希望雾气快些散去,别让瞭望台上的水手看不清海面的危机四伏。

他收到她的信,他能感受到她写下一字一句时,因岁月逝去而不断颤抖的手,努力地将字母描出来。他摩挲信纸,感受上面的凹凸。他当然也记得很久以前,他们互相寄过许多信。上面那些青涩的情话现在看来有些恼人,可那是只有彼此知道的,只有彼此才能倾听的。

他知道他今晚等不到他所等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家里安逸的摇椅,怎么躺也不舒服。他便明白了,于是起身来到了码头。

他披上那件黑色的大衣,袖口上棕色的扣子是爱人很久以前亲自缝制,那双白皙灵巧的手,他真心真意地吻过。

他更记得,与她初逢那日,她手上的白色蕾丝手套上缀了圆润的珍珠。她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与他交握。他们一同滑入灯光迷离的舞池。

窗外华灯初上,殿中纸醉金迷。昏黄温暖的烛光犹如一场梦。

他来到她离去的马车边,对帘内的她做出邀请。他亲吻她闭上的眼睛,那个吻像裹了蜜糖的羽毛。

他曾用那双手为她披上披肩,扣上精致的披风扣。可现在他双手交叠,质感粗糙,甚至让人觉得鄙陋。他闭了闭眼睛,重新站直了身子。

3.

已经第三天了,女人在舱房内摊开信纸,她想要写些什么,给爱人写些什么。可是明明,还有四天就要见到了呀。还有什么比相见更加令人欣喜的事情?

她还是局促,结识的女友来邀请她拍照,她手忙脚乱地没有整理衣着。女友笑着替她别上胸针,白色的珍珠与羽毛,令她恍了神。

与爱人的相识是如此的甜蜜,他们常延着野外的河流散步,更多的时间是借来一条小船,随波荡漾。

他喜欢抚摸着她的头发,听她唱缓慢轻柔的歌。只为他一人唱。歌里有午后的阳光,婉转的鸟啼,绽放的花朵。

他曾对她说,他们将来的孩子会喜欢她的声音。她也曾悄悄哼过那曲子,仿佛她就在摇篮旁。

游玩的兴致更起,她就撩起袖子,将手伸如凉爽的水中。他见到,会打出水花,白色的泡沫溅起来,像一颗颗白宝石。

她坐在餐厅的角落,年轻的女友兴致勃勃地翻看照片。她看着玻璃上倒映的面容,伸手去触碰自己的头发,隐约可见几处银白。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被察觉。

4.

他回到他们发出誓言的教堂,高大的穹顶上雕刻着上帝的使者。牧师站在台上,她的脸被薄薄的白纱覆盖,但仍能看见因喜悦而微微发红。

他丝毫没有掩饰他的笑容,他用非常温柔,没有杂念的眼神看着爱人的脸颊。他觉得站在这里是他一生最正确的决定。

他如初次见面一样,穿着西装。而平时他非常随意。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一切都变得拘谨又可爱。

当宣誓结束,他像个害羞的少年,双手颤颤巍巍地牵起爱人的手,他能闻到爱人头上缤纷的花环散发出清冽的香气,有些像早晨新生的露珠。

他们长久地对视,中间不时有一方别开眼神,而后又回到对方的眼睛里。

就这样,眼中只有彼此。今后也是。

这是他们的誓言。

5.

她从侍卫手上的托盘中拿下一杯酒,进入了有些喧闹的餐厅。今晚有舞会,来庆祝顺利的航行和夏天的活力。

她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女友与年轻的男人跳舞,她看着女友脸上的笑容,仿佛看到了那时的自己。

那夜她提起裙裾与爱人从小巷奔到大路,裙裾抚过爱人的手指,她与爱人的手握得更加紧密。他们跑到桥的另一端才停下,在城市的另一端看着被灯光点燃成火海的街头巷尾。

他们将双手围在一起,他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纯洁的吻,一个容不下怀疑的真挚的吻。

她记得他被风吹乱的棕色的发,那一刻犹如易燃的烟草,让她着迷,为之倾心。

她举起酒杯,对着灯光涣散的舞池一饮而尽。依然迷人的嘴唇有一个会心的笑容,像Gatsby一样的令人放松的笑容。

她想,她将牵起裙裾靠在他肩头。

6.

第七天的下午,码头上迎接的人们挥舞丝巾,帽子,从船上望下去就像五彩斑斓的花海在涌动。

她戴着一顶宽边的缀花帽子,提着皮制的旅行箱,一眼望见了站得笔直的爱人。她看见了熟悉的棕色头发,看见了黑色大衣上她亲手缝制的扣子,看见了她的爱人对她伸出了手。

他也看见她了,他对她伸出双手,他看见她那双碧绿色的大眼睛,看见她那双白皙的手,看见她帽子上的花,好像那天头上的花环。

那天所有的咖啡馆和小酒馆乃至草坪都被旅客占据,人们庆祝这美妙的七月。萤火虫星星点点,湖边传来有节奏的鼓声,和少女们悠扬的歌声。往来散步的人向河里撒着花瓣,或编织成花环来送给友人。

不是所有的誓言都是谎言。

7.

仲夏夜茫,七月未央,我深知你的爱经久绵长。



评论(8)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