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生

重度拖延症以及“前(不)辈(靠谱)”

《Maps》chapter.8

Chapter.8 狂欢与死神

     那天晚上也许undertaker所有库存的美酒都被喝光了,可是屋内的人还是不满足。屋内的人规模是越来越大的,本来嘛,只有葬仪屋和Grey,到后来,威廉、格雷尔、罗纳德,没有一个缺席的。罗纳德自己带了好几罐啤酒,他嚷嚷着这么爽快的日子,应该有女朋友陪伴。

格雷尔涂了口红的艳丽嘴唇嘟成一个圆圈,死死地抱着威廉的大腿,借着酒劲笑得天花乱坠。他身上红夫人的衣服已经换过,只是式样相同,却不好好穿,褪下一半。时不时扯着威廉的衬衫想要在上面留下一个性感的唇印。


 威廉将园丁剪死死抵在格雷尔的胸前,却对他的靠近起不到任何作用。似乎是酒精微醺,他的眼镜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隐藏住了那充满理智的黄绿色的眼睛。


  葬仪屋的姿态Grey已经看得再多不过,他整个人趴在桌子上,软塌塌的像一团被子。时不时手脚抽搐,嘴角控制不住有液体流下来。会忽然的做起来念叨几句神秘的咒语,然后一瓶酒就会长了翅膀飞到他手边。拿到酒之后嘿嘿地傻笑,像一个等待掌声的新新小丑。

Grey也摇摇晃晃的,甚至一不留神向后栽倒,如果不是有棺材,一定后脑勺着地。可她一下子跌进了棺材,样子也没有好看多少。棺材里垫了一层羽毛,舒服得让Grey泛起了困意。


  这个小却疯狂的Party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天明。



最早醒悟的是威廉,他极不沉着地捡起丢在角落的死神镰刀,一手扯着格雷尔的外套领子,一手用园丁剪钳住罗纳德的西装领带,硬生生地将两个还在梦乡的死神拖到了屋顶上。用重重的击打让他们从难得的休息中脱离,加班补回昨晚的任务。


然后威廉回头看了看,他推了推眼镜。尽管他不是一个加班主义者,但是昨晚的Party不得不说让一直淡漠着的死神轻松不少。不过,只是很偶尔,很偶尔。他自己点了点头,像是允许了,随后奔向死者的墓地。

  “我觉得死神这个职位上——都是一群蠢货。”Grey无力地抬起胳膊,一下子搭在棺材沿上。好像屋子里有若有若无的叹息。


  “淡漠着,淡漠着,连不淡漠的灵魂也开始习惯。”


  “这就是所谓的——谎言说多了就会变成真实吧。”


  葬仪屋忽然发话了:“那么你会陪着他们吗?直到谎言变成真实?”


  “你会吗?”Grey轻轻地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


  “小生现在难道不是吗?”Grey看不见葬仪屋的表情,但她想,如果她现在有这个力气,一定上去揍一拳。


  “我跟一个骗子没什么好说的。”

  “并不是所有时候,欺骗都是不好的。”葬仪屋的指甲在上了漆的棺材盖上划出刺耳的声音,几乎要掩盖他的说话声。


  Grey不以为然,她固执着欺骗就是欺骗,善意的欺骗也是欺骗。如果害怕伤害对方,那只是对方不够坚强。有时候她也会觉得这是世上又一个模棱两可的问题,怎么这么烦呀,那就不想了。这只是人不同,所以答案不同吧。

  夜幕降临之后Grey忽然记起来几日前刚来到伦敦时定下的旅馆,她忽然站起来,急匆匆地往外赶。这正是万物苏醒的时间,那家旅馆的老板正掀开窗户上的木板,打开木门。那个胖乎乎的老板正走进后院,打算去酒窖里拿一两桶葡萄酒,来庆祝又一个金黄的早晨。

Grey看见老板钻进了酒窖,也急匆匆地跟了进去。


“老板!老板!”她这么喊,在酒窖里有回声。


那位和蔼的先生正抱着一大桶酒晃悠悠地往前走,见到Grey,眯着眼睛看了一会。


“这么早,客人来做什么?”

“我是之前在这里订了房间,但是我没有来……”


老板忽然大笑了几声,爽朗又干脆,“我记起来了,和你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伙子!”


罗纳德·诺克斯,他说得没错。


“我们上去说吧!”

在黑暗的酒窖的背面,有一双猩红狭长的眼睛,盯住了Grey的背影。


Grey对于黑暗的东西,并没有太大的抵触,或者说对于光暗的分别,也不甚讲究。只是酒窖上来,那不大的后院里如同金色的麦浪一般的阳光,着实让她一见钟情。她久久不肯挪步,心仿佛也随着金色的麦浪一起摆动起来了。



Grey与老板交谈之后,谈妥了房金,住在这里。


这时候,UNDERTAKER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undertaker被这样排在之外。但他似乎隐隐地预料到,一只与一般蜘蛛不同的蜘蛛,活蹦乱跳地跳进了另一张粘人的网。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