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生

重度拖延症以及“前(不)辈(靠谱)”

《Maps》番外:世界只是寄居一处

番外:《世界只是寄居一处》

 
行走在亚马逊丛林

炯炯目光嘴角含笑

离家去国浪迹天涯

 
 
原始丛林的土著与沸腾的锅

广袤无边的沙漠与迷失的路

充满血腥的冲突与无辜的人

烽火连天的战场与异乡的人


 丛林摇曳的烛光下

 话题是生命的价值 *1

 
1、

 在过去的时光里,Grey总是想起葬仪屋。想起文森特、夏尔、威廉等等人,想起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安逸的日子。在葬仪屋的某个完工的棺材脚上晃荡双腿,咕嘟咕嘟地捧着烧杯喝水。背着葬仪屋偷偷地跑出去参加广场舞会。在undertaker开出一扇小窗户,接待飞来的鸽子。看葬仪屋在棺材上刻上玫瑰花,或者贵族庄园的纹样。假装睡着,看葬仪屋细细擦拭镰刀上的灰尘。

 
但是自从她离开伦敦安逸的家,她的日子就充满了危险。每一分,每一秒,在遥远的,未被人类所触及到的地方,有着与凶恶的传说并无异处的怪物。但是从心底的,她并不害怕,她来,便是要看这世界的。不管丑陋与否,不堪与否,只要是真实,她想,她没有理由去拒绝。

 
她一直避开着与死神协会接触,除了威廉那几位。她一直以来有些惧怕这样的协会,所以她不曾交什么新朋友。

 
她想,朋友不必多。这时候,她想到了葬仪屋。

 
2

葬仪屋一直从事着葬仪屋的工作,并没有什么改变。唯一的改变,就是再也没有凡多姆海威伯爵来询问情报了吧。他也已经许久没有听到美味的笑话了。

 
 他笑得少了。

 
 可是他自己也明白,其实不需要什么笑话,也是可以笑的。他也极少因为真正的笑话而笑。

 

他有时候会觉得厌倦,觉得时间太长了。有时候他正在雕刻棺材,忽然走了神。

 他也许喜欢那样的生物,沉船上自己制作的人形肉娃娃。苍白的皮肤,蒙蔽的双眼,不会说谎,不会欺骗。比起他所见到的活人,实在是美丽太多太多了。可是他断了存货,有时候忍不住,会挑选出当天最美丽新鲜的尸体,将镰刀刺入尸体的双眼,修改闪烁的死亡剧场。死亡剧场里是他自己,带着喜剧演员的胡子,拄着糖果棒似的拐杖,带着黑色的帽子。最后抹上闪亮的笑容,仿佛聚光灯之下自信的模特。

 
将柔软的丝带遮掩住尸体的眼睛,仍由尸体在undertaker里扭曲翻滚。

 
 
那样的娃娃会一直向葬仪屋张大嘴,在第二天温柔的黎明里,送往春天的墓地。

 
3、

这时候的Grey也许正穿过一片无际的雪原。大片的林地被皑皑的雪覆盖,只露出下面一部分深绿。分不清巨大的岩石与矮小的土丘,她总是跌倒,并且害怕寒冷。她正在寻找一位死神,那是比葬仪屋更为久远的前辈了。她想,也许会在那住几天,她想搜集一些故事。

 也许是想要了解更多。

 
 她终于找到了在松林深处那位死神。死神比她想象的要年轻得多,更令人惊奇的是,死神先生的身边有一位满脸皱纹却对她微笑的老奶奶。她讶异,交谈起来,原来是一对夫妻。

 
可丈夫是位死神,妻子已经是年过一百的世纪老人。

 这位死神当然与众不同,这也许是他能成为最成功的死神的原因。当然他也没有被淡漠的工作所侵蚀,他的心态像外表一样年轻。他们围坐在炉火边,橘红色的火使Grey很快热乎起来。那位老奶奶坐在一把木质的精巧的轮椅上,捧着一个陶瓷杯子。杯子看上去用了很久,因为上面的花纹已经磨损了。

 他们在死神烘烤的骨头形饼干醉人的香气里,度过了几个星期的美好时光。

 为什么葬仪屋的骨头饼干没有这么香呢?

4、

 这时候葬仪屋正在烤制骨头饼干,骨头饼干的配方是个秘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是世界上做骨头形状的饼干的死神不止他一个,还有另一个。并且那一位是看到了他的饼干之后,效仿着做的。奇怪的是,那位死神的饼干格外受人欢迎。

葬仪屋没有心思去管这个现象的根源,他忙着收集素材。

 
那时候的他还很小,没有长长的刘海遮住黄绿色的眼睛。他曾经很以此为傲,这是死神的象征。直到很多年以后,他习惯用头发遮住。也许只是舒服,也许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么就不必再探寻下去了,葬仪屋的身上还有那么多的谜团。

 天地间大大小小的心灵,不会让他如此难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5、

 不知不觉在雪原里的小屋住了许久,被一再的挽留。Grey从前总奇怪,为什么老奶奶不让她走。她的眼睛里的挽留,似乎是另一层意思。

 
直到那一天,老奶奶靠在轮椅背上喘着气,呼出白色的雾气,然后渐渐消散。Grey也感觉到,老人的生命正逐渐消失。她半举着手向着Grey的方向,她忽然明白,老人是不希望死神先生独自面对她的死亡。Grey感受到身后随着开门声,倒映在地上的影子,她放弃了待在老人身边。她看了看老人,出了屋子带上门,将最后几刻留给了一个永恒的生命和一个短暂不值得一提的生命。

 
 死神先生当然知道老人的死期,Grey忽然很明白。

 
6、

Grey在老人葬下的一片白色那里,留下了自己的一点温度。

那天是她重新启程的日子,冬天的阳光依然很温暖。在浓密的林间,地上偶尔有金色的斑驳。她在另一个山丘回头看那座小屋,炊烟袅袅,大概是死神先生在烘烤饼干吧。

 她时至今日回到家乡,那一段话依然历历在目,是那老奶奶对她说的:

 
“每个由产道挣扎降生的人,都是旅者,世界是我们暂时寄居的地方。没有长生不老的人,也不会有永无尽头的旅程。旅程什么时候完结,我一点也不在乎,我只在乎我又没有在这段有限的旅程里,把我的寄居处看得透透彻彻!”*2

 
 
 

PS:

 *1:此段由我看到的一篇文章《世界只是寄居一处》所收获,自己概括而成。

 *2:选自《世界只是寄居一处》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