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生

重度拖延症以及“前(不)辈(靠谱)”

《Maps》chapter.7 broken lie

 


 


Chapter.7 broken lie


 


时间,对于像死神、恶魔,还有Grey这样的生物而言,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们拥有足够的时间,那时间长到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圣人说,挥霍时间的都是罪人。他们也清楚,他们从来不是清白的人。Grey靠在棺材上想着,她看到过一本书,天蓝色的封面让她记忆犹新。里面说人死后会去往天蓝色的彼岸,她有些向往,却又不。她想在去往彼岸之前是要和重要的人好好告别的。


 


 葬仪屋在柜子间悉悉索索,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嘴里似乎一直喃喃着,好开心,好开心。


 


     “喂,葬仪屋。”Grey叫他。


 


     葬仪屋缓慢地远离了柜子,之后已一种扭曲的姿势倒在一个打开的棺材当中。


 


“什么时候起,我们也变成这样了?”Grey的声音很微弱,就像第一次来到undertaker的时候那样微弱。这样的声音不再让人觉得不舒服,而夹杂了某些回忆。那几百年前的回忆,多多少少忘了一些,谁都无法阻止。


 


“也许是小生的错,不该让威廉暗中监视你,”葬仪屋迟疑了一会,他的声音像是在解释自己的错误,可是却没有认错的意思。


 


“威廉并不是万能的,他能够帮你照看我,却不能保证自己不被监视。”Grey了然点头,与葬仪屋一起拼揍着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的异常被上级发现了,”Grey撇撇嘴,“死神协会的鼻子就像老鼠似的,在之后死神协会就查到了我,那时候威廉也有所察觉,我和他不知费了多大的劲,才把你的嫌疑脱开。”


 


“可我自己倒好,中了他们的招,还好他们也没有要求过什么过分的事情,让我帮忙回收一下多余的灵魂。”


 


“直到塞巴斯蒂安再次出现,他们就开始得寸进尺。在这情况下,损失任何一名死神都似乎不值得,所以我成了最适合牺牲的人。在他们看来,我孤身一人,不沾亲带故,认识的死神也寥寥无几。”Grey沉默了一下,“所以我死掉,根本不会引人注意。”


 


葬仪屋明显得抿了抿嘴唇,好像干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却扯出平常般的笑容,发出两声怪笑。他的疤痕像一串符文,刻在他的脸上,被银色的刘海拂过去的时候,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美感。Grey想继续说,却被葬仪屋忽然的笑声打断了。


 


和刚才干巴巴的两声不一样的笑声,这个笑声显得畅快淋漓而又残忍无情了。他笑得向后仰起了腰,上气不接下气,脖子的扭曲程度比得上那人形肉娃娃。果然是出自同一人。


 


Grey感受到葬仪屋浓浓的嘲讽,她没好气地说:“如果你觉得我是因为帮你埋过行踪而成为了一颗棋子,这很可笑的话,我也不拦着你,仍由你笑到坟墓里去。”


 


“可是Grey……”他依然有些断断续续,似乎是没有从大笑里缓过神来,“小生何德何能……哈哈哈……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守护的东西……小生……已经被虫子蛀空了……”


 


Grey难过地看着葬仪屋,她好像看到了多少年前,夏尔在小山丘上看着荒废的福利院哈哈大笑的场景。与如今面前的葬仪屋的影像交叠在一起,让她也分辨不清。


 


有时候Grey好像很确定,某个时期的葬仪屋,就像320年前的夏尔。


 


至于到底是某个时期,大概连葬仪屋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吧。


 


“不管怎么样,葬仪屋,”Grey看着摇摇晃晃的烛光,“我要你帮我。”


 


那烛光像是在荆棘上跳舞,虚弱、摇曳不定、带着人的恍惚。


 


“不管塞巴斯蒂安,还是恶魔,只有杀死……”Grey一字一顿,“我想,那之后,我就有冠冕堂皇的资格,去教训一下死神协会了。”


 


“那么恶魔的一条命呢哈哈!”葬仪屋明白了Grey的意思之后说,“你之前还抱着,执事和少爷相爱的念头吧!转得真够快!”


 


“这——由不得我来定夺,只是我自己也快疯了。”Grey别过脸,有些不忍心,真是无法逃避的绝境。


 


“但是小生还是很高兴的哟,因为Grey终于有些变回来了呢,这里有骨头饼干,你现在应该可以接受了吧?”


 


“这不是轻松的一路,葬仪屋。你的年龄比我大得多,见过的事情,也一定比我多。我相信即使前几百年我身在他乡,也不一定比你蜗居所了解到的东西多。”因为你的情报网过分强大。


 


“小生不管有多劳累,我们还有这一个晚上,一个完整的晚上,事实上才刚刚开始的晚上,”他用门牙咬下了一半饼干,并将一个放了饼干的罐子递给我,“好好享受午夜的茶会吧Grey,有美酒,有饼干。”


 


“如你所愿,我的友人。”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