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生

重度拖延症以及“前(不)辈(靠谱)”

《Maps》chapter.6 瘾

chapter.6 瘾

恶魔的手尖锐而灼烫,他的指甲似乎嵌进了皮肉,Grey急促地挣扎呼吸,她觉得脖子上似乎有一个在火中烧过的项圈。

她被恶魔提在手中,举在空中,双脚离开了地面,并没有让Grey惊慌,她蓄起力量狠狠地收紧腰部肌肉,踢开了失控的恶魔。这一脚的力道使恶魔往后连退几步,Grey脖子的束缚松开后,不敢放松警惕,直直地拿出匕首刺向恶魔。

恶魔没有躲开,任由那把匕首刺进身体。冷兵器的温度与恶魔身体的温度混合在一起,恶魔觉得像是有一块冰,将自己封印住。

“这下你该安分会了。”Grey拔出匕首,粘稠却没有温度的血液飞溅出来,洒在地上。恶魔软软地坐了下来,可是眼睛却没有放过Grey。

“你是undertaker那里的蜘蛛,我记得你。”塞巴斯蒂安用嘲讽的眼睛看着Grey,有意无意地激怒她。

“承蒙执事君的好记性。”Grey恐吓地朝塞巴斯蒂安挥舞了一下那把匕首,寒光隐隐地流动,在近乎黑暗的恶魔岛,更有一股寒意。

“替死神做事的走狗,没有资格来教训所谓的害兽吧。”塞巴斯蒂安看着那把匕首,又抬起头,只是对Grey笑,把尖牙露出来。

Grey闻言却十分激动,她一下子靠近塞巴斯蒂安,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抵住,似乎一用力就会流血。她的声音咬牙切齿:如果你再提起死神协会,我会杀了你。我办不到,这把刀办得到。

恶魔发出了“呜呼”的惊叹:“与死神协会做对的下场不会好过噢,美丽的小姐何必年纪轻轻就想不开。”

“这就是所谓的执事腔调吗,看样子凡多姆海威少爷不太好过啊。”Grey那开匕首,在空中比划比划,满意地看到执事的脸色变化。

可是她觉得不对劲,她僵住了身子,想,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偌大的恶魔岛,时不时有一簇鬼火亮起,地上因死亡而蜷起的昆虫尸体随着阴冷的风滚动。

而恶魔脸上的表情,像是……像是……像是贪得无厌的酒鬼,像是满心欲望的赌徒。

Grey慌了慌神,竟将手中的匕首再一次插入不再有缚鸡之力的恶魔肩膀。血汩汩地冒出来,沿着握着匕首的手臂流下来。Grey打了个冷战。

听说,恶魔的血是冷的,是因为他们没有爱。

她问他:“为什么要拿到夏尔的灵魂?”

她在隐隐地期待什么,尽管她已经有了答案。

恶魔没有回答她,只是露出恶魔的眼睛,舔了舔嘴唇。

她又问:“夏——你的少爷对你来说是——”

恶魔思考了半天,Grey紧紧攥着匕首。

“瘾。”

“少爷对我来说是个瘾呐——”

“令所有恶魔垂涎欲滴的灵魂。”

“如果吃不到的话,不是很可惜吗?”

……

第二天凌晨Grey回到undertaker,葬仪屋不在。Grey想,他大概是去了墓地吧。

她忽然想起文森特的祭日快到了,那场火烧云般的葬礼,已经过去了几百年,在脑海里依然清晰得要命。

她想再去文森特的坟墓前,叫文森特。和变成幽灵的他说说话,说一些关于夏尔的事情。比如红夫人离开了他,比如他去看了马戏,比如他去了伊顿公学……

比如他死了。

比如他的执事为了瘾而追逐他的灵魂。

直到黄昏来临,稀释的橘红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伦敦,带来暖暖的温度。伦敦塔静静地点起了灯,水面上倒映着一点一点的光圈。巷子口传来的脚步声背后,一只敏捷的猫越过屋檐。

UNDERTAKER举着一把铁铲回到了undertaker,他推开吱呀的木门,沿着门的开合而进入的月光照在Grey沉睡的脸上。

他想Grey一定很累了,也许是月光的缘故,他看到Grey的脸苍白得像纸。

躲在屋檐瓦片间的猫,轻轻地对着月亮呼唤。

月光皎白迷人,甜蜜柔软,像一朵罂粟花,在酝酿一场毒瘾。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