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生

重度拖延症以及“前(不)辈(靠谱)”

《Maps》Chapter.3 前兆

chapter.3前兆

“你知道过去几年了吗?”Grey走进undertaker,有些迫不及待地问。

“你明知道答案,”葬仪屋对着烛台拂了拂袖子,一簇橘黄的光在房间里散开来,“小生是不计时间的。”

“好吧……我……想找个话题。”Grey抿了抿嘴唇,等着葬仪屋用笑声来笑话她。

葬仪屋面对烛光的头忽然扭曲地向Grey转动了一下,又卡顿在半空,他仿佛停下来思考什么。

Grey撇撇嘴,脱下风衣就坐在了就近的一口棺材上,也不顾上面是否有灰尘。脱风衣时扬起一阵尘土,在透过门洞照进来的光线之下无所遁形。

“你坐的这口棺材下面,是女王新处死的一位伯爵老爷。”他来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也软塌塌地倒在了柜台上,两只手臂支撑着不往下滑。

“这死法倒不错,留了尸体。”Grey说,夏尔死的时候,尸体都化成灰烬了。

“也许是因为这个伯爵没有与恶魔纠缠——”他意有所指,黄绿色的眼睛从刘海里露了出来。

Grey不说话,她垂下头,有些颓废地叹一口气。两人就这么沉默着,烛光时不时晃荡,屋子里一明一灭。好像有一扇无形的斗篷,妄图将屋子盖满黑暗。

“嘿……你这儿有酒吗?”Grey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葬仪屋,葬仪屋还是一样的姿势。

“小生记不清了,在哪个棺材里吧,”他的嘴角弯起诡异的弧度,“Grey你会喝酒了啊……”

“大多数时间我伪装成人类,会习惯的。”Grey起身,挨个打开棺材找酒。有的棺材是空的,有的放着尸体。尸体都是鲜艳的妆容,掩盖住腐烂的伤口。遇到恐怖的尸体,她最多也只是愣一下,然后推上盖子。

翻到最后一个棺材,格外地难推开棺盖。Grey使劲一用力,棺盖摩擦发出的尖锐声音,还夹杂着木头断裂的咔嚓声。棺木是潮湿的,Grey感觉到手指上的黏腻,往棺材里看的时候,发现是公园里她回收的那个女人。

Grey在女人的手上看到了被握着的一瓶酒。双手在腹部的伤口上,Grey沉默了一会,伸手去拿那瓶酒。这时候她发现自己手上的潮湿并不是水,而是猩红的血液。

Grey猛地抬头看向葬仪屋,眼睛里有质问的意味。她没有发觉她沾着血液的手在颤抖。

葬仪屋也看着Grey,一言不发,一只手指放在嘴边,歪着头,好像也在疑惑。

Grey有些心虚地回过眼神,苦苦一笑,将那瓶酒拿在手里,坐下来靠在棺材上,摩挲着瓶子表面。

“小生也不愿意这样,但是Pitit•Gris你啊……”葬仪屋开了口,那微弱的声音像病入膏肓的老人,带着疲倦的喘息。

“那我也不叙旧了,”Grey忽然笑了,“我这次来,像您想的那样,有事相求。”

葬仪屋靠着桌子打了个滚,愉快的发出赞叹的音节,又用带着起哄的混混的调侃的眼神看着Grey。

Grey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也不管身上沾了血,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姿态,说:“我代表死神协会向曾经的死神,现在的undertaker,说明遇到的情况。您牵扯到的凡多姆海威家族最后一位家主夏尔•凡多姆海威,与一只原型乌鸦的——”

“小生都知道——”葬仪屋把头垂下,似乎很失落,“你可以直接进入正题了。”

Grey看向葬仪屋的眼神变了变,别过头说:“死神协会的具体意思我也不清楚,但我想你能听懂。他们想让你杀死那位执事。”

葬仪屋点了点头:“小生比你要了解死神协会的顶层。对于执事之后的事情小生也有耳闻,但是非常抱歉,小生要拒绝美丽的小姐了。”

Grey没有再作解释,她披上风衣,遮住血迹:“那我也差不多走了吧。”

葬仪屋晃了晃袖子:“小生不送。”

“undertaker,”Grey走到门口顿了顿,还是回头说,“死神协会上面不是什么好人,你自己小心。”

Grey眯了眯眼睛适应外面的阳光,关上了吱呀呻吟的木门,一个人走进了人潮。

一阵不知名的风吹熄了屋内的烛火,undertaker重新陷入黑暗。

葬仪屋冲着那棺开着的棺材,发出的笑声有些声嘶力竭。他像是再也支撑不住,攀着桌面的手不断下滑,最后整个人都陷入了角落。

小生比你更了解死神协会那些人啊,你才要小心些,小灰。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