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生

重度拖延症以及“前(不)辈(靠谱)”

《心如流云》AT.CHAPTER.B

CHAPTER.B:康定情歌


Tezuka的思绪在这时被打断,他看到前方,靠着山崖的那半边,有两个人举着一张纸牌,纸牌上是再熟悉不过的母语。

浪迹天涯的旅人们在异地他乡遇见故人总是感触颇多,他们感叹缘分的巧妙,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事实上谁也不会去翻出某些联系方式,因为这仅仅是漫长旅程上的一部分。他们不是你的亲人忠友,只是你生命的绚烂过客。

搭车的两人一开始拘谨无言,直到Tezuka先开口询问目的地。两人惊讶地发现来自同一个国家之后,难掩激动之情便开始滔滔不绝。

他们举着一台微单就举到正在开车的Tezuka面前,说这次旅行总共遇到了两位同来自日本的国人,一位是先生你,一位是照片上这位。

Tezuka抱歉地说他正在开车,匆匆瞥了一眼摇晃中的微单屏幕,觉得照片中的人影有些熟悉。两人恍然大悟这是在险峻的路线上,但并未觉得尴尬,略低头致歉后继续说到,他叫Fuji Syusuke,是在……

Tezuka握着方向盘的手略微一怔,恰好前方有观景台。他将车停下,看向微单中那个熟悉的身影。棕色的头发已经长到了肩膀,懒散的躺着,眯起的眼睛里依旧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不用多问Fuji与两人如何认识如何分别,按照Fuji的性格,必定是在中途遇见了新鲜的玩意便暂时脱离轨道了。

Tezuka的唇角勾起一个微微的笑容,他想Fuji的性格一直没有变,尽管路上再怎么疯狂撒野,在他也不知道的时间点,他会到达最初的目的地。

接着两人都迫不及待地跑向观景台的平台,靠着栏杆,对着绵延的山拍起照片。Tezuka在车内看着,阳光正好,透过镜片有彩虹的七色光芒。云朵缠在深绿色的山上,像冬天里蓬松的围巾。

如此大好河山,可惜身边无人伴。

一路上走走停停,留下了许多照片。虽然Tezuka说话极少,但并不影响氛围。两人兴致勃勃地开始说他们在成都的美食之旅,从包中翻出一叠已经洗刷出来的相片。Tezuka减慢车速从座位边的凹槽里拿出墨镜盒将镜片别在框架上。

忽然他注意到前方隐约浮现的山丘上,有黑色的密密麻麻的影子。越来越近才发现是堵车了。

等着吧,Tezuka从小型冰箱里拿出一瓶水。望了望看不见尽头的长龙。

直到成都之行无话可讲,一瓶水见了低,相机翻了个底朝天,不知道第几只动物从路边经过,堵塞的路依旧没有要通的迹象。

不如我们回去吧,再这样下去,到了目的地也没地方住,后座的男人提议,语气有些焦虑。Tezuka当然清楚为何会有这样的顾虑,下一站雅江是个小镇子,住处肯定不多。西藏的旅行难有淡季,没处落脚是可能的。

倒车吗?后面已经陆续来了许多车,倒车也行不通了。Tezuka往两边看了看,都是平坦的草地,没有下过雨的痕迹,没有围栏。

女人见Tezuka没有说话,推了推男人,说:听Tezuka先生的。

Tezuka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于冷淡,他推了推眼镜说,没有关系,我们是朋友。只是倒车行不通了。

两人开怀地点了点头,笑着说Tezuka先生真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呢。

太阳转到了西边,远处有许多车主按耐不住下车散步。有人在抽烟,有人在拍照,有人四处打量,大概也在想着回头。Tezuka冒出一个念头,在此之前他重新确定了情况。现在是下午五点整,堵车,自己带着两个徒步者,如果不尽快晚上他们也许会找不到地方睡觉而车上东西太多无法睡下。身后有车,但四周平坦延伸到没有堵车的空段。前方堵车,有山丘不知道尽头在哪里。两车道。

Tezuka发动了汽车,双手握在方向盘上。他提醒后座的两人系好安全带,把所有背包放好。

两人疑惑,Tezuka突然往一旁的草地急转弯。两人没有反应过来,幸好安全带没有让他们撞在一起。车子的强劲越野性能在此刻展现无疑。Tezuka发动马力往回开。在草地上有些颠簸,但车上的人都无心去管。放在凹槽中的琐碎东西摇摆发出喀啦喀啦的声音,Tezuka依然不放松马力,遇到坡是会腾空一会重重落地,好像全身上下被震荡得焕然一新。

后座的两人握紧了拳头,两眼闪着激动的光芒,几乎是尖叫:这真是太大胆了!

Tezuka愣了愣,突然笑了几声,说,大概是,和某位友人学来的吧。

 

而这位友人现在正在会议室里听各个部门的总管汇报收益与支出,然后得出下一阶段的动向。如果他能听到这句话,一定会打一个响指,扬起下巴桀骜不驯地说,被我的华丽征服了吗?啊恩。

并非是无法突破,只是不想让他人失望。

回去的路上就顺利无阻,他们还拍摄到了夕阳。回到康定城,青年旅舍还有两张床位,两人总算松了一口气。Tezuka像两人道了再见,说自己可以在车上将就一晚。

道别之后Tezuka将车开到酒店的停车场,夜幕已经降临,旁边汹涌的江水不眠不休地奔向远方,除此之外夜间再无声响。

他将座位放倒,防暴手电筒就在触手可及的凹槽处,这是路上听到的传闻,他们告诫这个年轻人小心为妙。

如果有音乐会更容易进入睡眠,Tezuka想起了那康定情歌。隐隐约约,好像有悠扬的女声从天际传来,歌里有着康定城的名字。

天上的星星还是没有区别,不管身在何处,仰望的都是同一片繁星。只是由于车窗缘故,Tezuka只能看见一部分。他有些想念银河,嗯……那条白色的光带总是出现在母亲的故事里。他想起断断续续的祭典,父亲与母亲总是一起出行。父亲与母亲之间,一定有康定情歌这样美丽的歌声。

 

星星就像音符一样,闪烁着,跳跃着。

没关系,一路上总有银河。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