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生

重度拖延症以及“前(不)辈(靠谱)”

《你的荣耀不败》

你的荣耀不败


  <one>


 


  “你的。”


 


  红色的头发在窗外闪闪烁烁的霓虹灯照印下,显出虚幻。沙哑的声音递过来一副眼镜。宗像礼司接过眼镜戴上。


  男人收回手,烦躁地抓了抓那一头有些杂乱的头发。


  “周防。”宗像又仰头向后倒去,枕头凹陷下去。


  “啊?”


  “你什么时候走。”


  “要赶我走吗,宗像”


  “呵,阁下在这里,我没办法好好睡觉呢。”他往旁边靠了靠,倚在靠着床头的周防身上。


  周防一只手放在宗像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拿起一旁吸到一半的烟,用手指点燃,深吸了一口。


  话语在散开的烟雾中清晰起来,“再睡会吧,宗像。”


  总是这样,宗像这样想着,然后在对方灼热的温度里昏迷。


——


  他是青之王,而他是赤之王。王与王之间总有丝丝缕缕的牵绊,宗像礼司不否认这一点。但是仍然觉得周防尊是个例外,这个家伙,把那牵绊演绎得太张扬了些吧。


  希望安安稳稳地在办公室里度过平静一天的宗像礼司会被两件事情打扰,一件是来自自己的力下属的红豆泥茶点,另外一件就是来自不安分的赤之王引发的暴力事件。


  这两件事情还是相克的,每解决一件事情,宗像就这么想。当第二件事情发生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能暂时搁置了。


  周防听到这番评论之后,只是将目光移向别处,然后说:“看样子我要经常暴走一下啊。”


  这时候宗像礼司又会很无奈的被扯回室长大人的位置,用那万年不变的语调警告赤之王如果再暴走的话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万年不变的语调?周防摇摇头,说,你有很多的语调,只是用在青之王上的只有一种。


  你以为那些都用在你身上了吗?宗像别开腰间的天狼星,在周防对面坐下。


  难道不是吗?周防示意草薙拿酒。


  当然不是,阁下少想这么多。宗像看了看草薙,点头示意,Wild turkey。


  Wild turkey。


  当金黄的酒液流入口腔,顺着脖颈向下的时候。宗像礼司会想到周防鎏金色的眸子,就好像在吞咽你的眼睛,这滋味真难受。


  然后宗像感受了一下酒液冰凉的温度,又想,这不是你的眼睛。


  你的温度,一定是很灼热的。


——


赤之王的消遣方式不多,忠于睡觉,并且不计较地点。


那天他叼着万宝路,就这么在街上睡着了。


“喂喂,阁下有这么困吗?”宗像用剑狠狠地拍打了一下周防的背。


“啊……”


“你可终于醒了,再不醒,就要出动警卫力量了呢。”宗像嘴角弯起弧度,伸出手扶了扶眼镜。


周防站起身,也不顾身上的灰尘,掉在领子上的香烟落到地上,被脚踩灭。


那换个地方睡觉吧,周防对宗像说。


宗像看了看周防的眼睛,我马上要回总部,下午还有公务要处理。


那就去你的办公室,周防沿着街走下去,至少在那里暴走,你可以更快阻止我。


宗像低低地发出了不满,然后转身用对方听得到的声音说:


你走反了,白痴。


——


周防在一旁的休息室里看着宗像,宗像的面目在屏幕的闪烁中显得不真实。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宗像礼司呢?周防这么想。


他看过太多太多的宗像礼司,这个和他一样的王,也有着他不敢去触碰的感情。


他注视宗像紫罗兰色的眼睛,像女人一样,他这么说。然后宗像给了他一拳。


他毁了宗像的沙发,然后他被草薙骂了,之后负责修复宗像分解的吧台。


他吻他的时候,宗像总是接受,然后又转开眼神。


如果自己的力量不那么灼人,应该可以跟你相处更长的时间呢。周防看了看宗像放在一旁的红豆泥,撇撇嘴,看样子这家伙平时过的也不怎么样呢。


“阁下在笑什么呢?”


周防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宗像闪烁的眸子在看他。


“在笑你啊,宗像。”


“呵,我有什么好笑的?不如笑笑你自己吧。”


周防拿起勺子,挖了一口红豆泥放进嘴里,然后眯起眼睛。


“真是可怜的室长。”


宗像黑了脸,沉默着关闭了空中漂浮的网页。


然后走进休息室,端起高高的红豆泥,用眼睛比了比角度,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整盘扣在了周防的脸上。


“阁下去尝吧。”


啊,宗像,你还很顽劣呢。


你的心情,有多复杂呢。


 


 


<two>


 


荣耀


 


赤之王是怎样的存在?


在没有成为赤之王之前,周防觉得那是无聊的都市传说罢了。


当赤色的火焰从他手中升腾而起,染红他周围的土地时。他才意识到,王代表着无法掌控的力量。


但是王必须承担起拥有这份力量的责任来,这对于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来说,是一种残酷的压制。


所以才会喜欢睡觉吗?


宗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周防的身边。这是只有王才能轻易到达的地方。他们接受着夜晚凉风的洗礼,褪去白日下的姿态。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城市。霓虹灯闪闪烁烁,人们在其间行走,享受着王的承受所带来的一切,心安理得。


黑夜里,王也会享受小小的空间。


周防看看站着的宗像,宗像漂亮的下巴在月光下惨白地低下。目光交错的瞬间,两个人像与彼此融合,心灵相通的奇异。


塔顶风大,宗像的制服飒飒作响。周防站起身,靠近宗像。两人的周身泛起红光。


温暖席卷宗像的身体,他轻轻地笑一声,你有时候也还起作用。


突然烟火从他们的背后升起,小小的火星展成一片繁星,在他们的脚下又逐渐消失。两个人同时笑出来,不知是笑这渺小的烟火,还是笑凡人的快乐。


想要快乐吗?宗像!红发在风中舞动,男人对宗像大声喊道。


“munakata,拔刀!”眼角燃起笑意,随即喊出,震撼天地。


一红一蓝的星星在天空中肆意地挥舞着,他们要拼到天明,要战到巅峰。他们曾站过的塔顶已被火焰包围,蓝星在火焰中静静地燃烧,时而缓缓击退火焰,又会突然加强攻势。


火焰在欢快地,欢快地燃烧呢!你看见了吗!


衣服和头发都已褶皱被吹乱,但是两双眼睛里,仍有坚定无比的信念。


当这一架结束,两个人重新回到塔顶的时候,是最暗的时候。但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即将到来的黎明,将赋予两人无上的荣耀。


而沉醉在夜晚的疯狂里的凡人,是无缘这份荣耀的。哪怕获得世界上最伟大的荣誉的人,获得的也仅仅是荣誉和名望。


是不同的。


王的荣耀,无人能及。


——


当宗像礼司被加冕为青之王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好像很早很早,早到还未有记忆的时候,从本能上就能冷静地处理问题了。


成为王也不是个问题,他那时候这样想。直到遇见了周防以前,他还是这么想的。但那之后就不一样了,原来成为王,是个大麻烦呢。


从理论上来看,是不存在缘分的哦,周防。宗像看着躺在自己膝盖上的男人,摸着有些扎手的头发,对他说。


他想起他们数不清的偶遇,在不同的地点,没有一个是该出现的地点。


他为他说出的话有些后悔了,缘分这件东西,其实不是没有吧。我自己只是在迟疑,王,会不会拥有这种东西。


如果有的话,不是很好吗?阁下觉得呢?嗯?


可是男人睡得很熟,没有听到宗像的话语。


宗像只好叹了一口气,将高高的红豆泥放到周防原来的位子上,将草莓牛奶夺过来。


草莓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来,在舌头上打起滚,然后充斥鼻腔。这是周防的味道,呵,这是你野蛮的一生中唯一的柔软点呢。


 


 


<three>


 


不败


 


然后这颗红星坠落了。


赤之王的身体被冰冷的天狼星穿透的时候,他觉得赤之王的荣耀也不过如此,总会结束的。


赤之王的荣耀的确到此结束了,但那是赤之王,而不是周防尊。


他感受了一下天狼星冰冷的决绝与告别,就像宗像对他的告别。


真冷啊,宗像,你一直就是这样的。


宗像的心里也想着,周防,真轻松啊,你一直就是这样的。


两个人的遗憾什么时候去弥补,将成为一个永远的空白。但是任何事情总有空白,一件太完整的事情,倒像是现实了。


难道我们一直活在零碎的梦境里吗。也许是的,也许不是。


宗像礼司看着达摩克利斯之剑消散成一片红色。


他想起来了,那天在塔顶畅快淋漓的一战。迎来的也是他有生以来最美的黎明,血红的太阳从城市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从王身上升起一般。


太阳是会落下的,剑也是一样。这个无法改变的自然定律,也使得王的命运无法改变。


但那是命运,荣耀与命运是截然不同的。


然后他们在红光下接吻,带着汗味。


恼人的热,宗像这么想着。


等到宗像礼司回去之后,人民将会感激他,然后赋予他他从未想过的,也不想拥有的荣耀。Septer4也许会重建,人员也会递增。会有许多人来到宗像的身边。代价只是一个人的死。周防尊的死,仅此而已。


他想逃,逃去一个不需要为了人民而杀王的地方。他所要求的有多少呢?


这只是宗像礼司的私心罢了,身为青之王的他,是没有这些想法的。


于是他很快地走出了学院岛,他看到星星点点的红光汇到天空中去,然后他的下属急急忙忙地想要帮些什么忙。他看了看下属们,然后轻松地笑了笑,在“no blood !No bone!No ash!”的呼喊声中坐上了车。


——


蓝星随之坠落。


他看着自己破碎的剑,和当年赤之王的剑如出一辙,不禁轻轻发出自嘲的笑。竟然和野蛮人落得一个下场,哦呀,真是不值得。


安娜的红色可是很像你哦,当他被火焰包围的时候,看着少女的眼睛,这样想。


可是那不是你,不是周防尊。你的火焰是灼热的,烫人的。而你放心不下的安娜,比你要乖得多呢。


虽然不一样,但相似的温暖还是让宗像有些悲怆地抬起头,看着自己所谓的荣耀消散成一个个的小方块。他好像隐约听到了部下们的拔刀声音。


——


K


 


宗像礼司终于明白了,原来王不是他们的荣耀。连王这个头衔,到头来也是无用的表面皮毛。


 


真正的荣耀,是周防尊,与宗像礼司。


 


并且此荣耀,永恒不败。


 


 


 


后记:


这篇文章并不是十分成功,我承认。


似乎主旨不明确,而且语序混乱,很难理解。


One讲的是他们之间的回忆时光,你的,我的。


Two 讲的是王的荣耀。


Three 讲的是两个人荣耀的不败。


哈?还是要辛苦读者自己去领会了,连我这个作者都束手无策。


关于感想,我有非常多的话想要说。这两个人让我无从下手,他们给我的感觉,常常有一种自己无法拥有的快乐,和于他们深深的孤独。


我被留住,甚至为他们流泪了。


我曾经打算写完第一篇周防生贺之后封了他们的笔再也不写,直到有一天我能写好。但是我还是没有。


我决定去写,我想要写。写他们,写他们两个人的故事。


献给我最好的两位王和两个人。


生日快乐,宗像。


以上。你的荣耀不败。



评论(10)

热度(29)